一旦出生,就意味着死去

1回复/10阅读
libao1210 libao1210 权限图标 0 2016-11-17 19:50:57.0
  楼前窄小的街,不觉着就渐变成了交通主道,终日的车水马龙起来。轰隆隆的汽笛声,隐隐间盖过了温文尔雅的小闹铃,催醒着也许早已不再年少的梦中人。未见冬日记忆中的晨雾,麦德龙广场上那张往日间熟悉的太极师傅的脸,却渐渐在越演越烈的寒冷里开始静静悄悄地模糊了起来。   年关将至,思绪渐多。时日不长间,稍稍梳理,故事却显得繁多了。   自去年9月算起,时至而今,不觉间进公司已一年多了。多少熟悉的脸开始映入脑海,多少曲折的事逐渐浮现眼前,多少陌生到熟稔,多少熟稔到陌生,花开花谢里,也人来人往。仍记得,去年九月那尚未消褪的酷暑,在公交车上的挥汗如雨,爬当时办公室六楼的大汗淋漓,初来乍到的懵懂,和初出茅庐的憧憬。   如今,在公司混迹了甚久,起初的好高骛远消逝在平平淡淡的两点一线,伊始的雄心壮志磨灭在浑浑噩噩的入不敷出。得到的,是年少轻狂的浮躁与冲动被彻底消磨殆尽;失去的,是风华正茂的血气和冲劲已永远地弹尽粮绝。孰是孰非,又焉知福祸?   窗外的树叶早在深秋已凋零殆尽,满地的尘灰诉说着国家的强盛,二环上的“两快”架桥工程在这冬日里也在马不停蹄般的热火朝天。苦煞了多少不是富二代、官二代和多少还没有成长为富一代的公交客,白领、学生、工人,在施工栅栏牌上贴着的“每一个成都人都是城市的建设者”的字样上默默地以成都人自居或者以成为成都人为梦想,如此来忍受并且安慰着自己苦逼着的交通拥挤的现状。幸而,我不用去感同身受,双脚地努力,就足以使我按时上下班了。是该自豪呢,还是该自嘲?(人生感悟  www.baikezsw.com)   在我徜徉于浑浑噩噩的平淡工作里的时候,身边的和那些曾在身边的人,不知是约好了还是在顺应社会的脚步,陆陆续续,或者前赴后继,开始结婚了。我不避谈婚姻,也不避谈房子、车子。   婚姻是什么呢?婚姻在法律上的解释是,男女双方以永久共同生活为目的,以夫妻权利义务为内容的合法结合。我想,重点还是在“永久”、“生活”、“夫妻”这几个词上面吧。论永久,就得谈爱情,从儿时熟知的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到懵懂少年间的情书纸条、偷偷约会,再到青年时候的浓情蜜意、卿卿我我,直到老年时分的长相厮守、不离不弃,我想,这都该是爱情。两厢情悦,郎不负卿,卿不忘郎。   爱,本就该是两个人的事情。可是社会发展至此,由古至今那些仿佛亘古不变的定理也在经济发展的齿轮下,被悄悄地改变,也在静静的、渐渐地为世人所认同了。于是,婚姻取代了曾经单纯和洁净的爱情,所以,有了诸如房子、车子等硬性条件的附加。当说幸福呢,还是当说悲哀?   见到了一个鲜活生命的凋零,目睹了许许多多故事的宛转;见证了来来往往人员的更迭,望见了一些一目了然的结局。生命是伟大的,也是脆弱的,伟大是因其坚韧,脆弱是因其渺小。人,一旦出生,就意味着死去。古人说,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   当是在说,人的一生该有价值。不需苦求什么达官显贵、富可敌国,不要苦追什么虚名权势、金钱利益,有个健康的身体,有个舒适的位置,有个温暖的家,有个最爱的人,足矣。   年末时分,总忍不住想要去回忆,回想刚刚逝去的这一年,追忆渐渐远去的那些年,那些故人,这些新人,那些故事,这些新闻。我想,我是满足与欢喜的。家庭美好,爱情美好,一切皆好,一切也将更好。祝愿,安好。
0 头像 金海荣 权限图标 2017-07-30 23:15:00.0
只有一条路不能选择——那就是放弃的路;只有一条路不能拒绝——那就是成长的路。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