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募令

直播真的很火吗?虚假繁荣背后不知如何盈利?

头像 1234 权限图标权限图标 0 2016-12-29 10:05:46.0

2016年,直播平台融资的消息不绝于耳,近日,又有某直播平台宣布A轮融资近亿元。资本狂欢、估值虚高、数字泡沫,让直播行业表面看上去很热闹,但在繁荣背后,是入不敷出、如履薄冰的尴尬状态。小平台不堪重负,或倒闭,或等待并购;大平台只能靠一轮又一轮的融资抢占市场。

直播进入下半场,盈利一直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据媒体报道,200多家直播平台,实现盈利的只有虎牙、陌陌和映客3家。对于直播平台而言,尽管直播已经成为一个年度现象级热词,但真正的考验--盈利模式的探究才刚刚开始。

高投入低产出 直播只是个数字游戏?

玩直播到底有多贵?据了解,在线人数达一百万人,平台就要支付3000万元的带宽成本。欢聚时代2015年Q4财报显示,其带宽成本为1.611亿元人民币,折合每月超5000万元。并且,游戏、体育类直播,由于对画质有着更高的要求,带宽成本更高。

另外,签约主播,特别是知名主播也是一项不小的费用。据媒体报道,虎牙直播曾花1亿元签约游戏主播MISS三年的主播权,网上也流传着一份虎牙直播金牌主播价目表,据价目表显示,知名主播的均价已过每月千万。

一边是高居不下的成本,一边是还未成形的变现路径,对于现在的直播平台来说,普遍难掩入不敷出的尴尬。有网友告诉北京时间科技,乐视旗下章鱼TV拖欠签约主播薪资且苛扣礼物提成,"播了三四个月,从来没有发过底薪,甚至连礼物提成也没发,去问运营,运营就说他们自己的工资都没有发",斗鱼也曾屡次被曝出拖欠主播薪资的问题。

同时,直播平台上的用户数量、活跃度都存在很大程度上的注水。对于平台来说,需要虚高的用户活跃量来获得融资、吹高估值,对于主播和专门的经纪公司而言,需要粉丝量来获得推荐位、提高曝光度。

一位从事直播运营的业内人士告诉北京时间科技,直播平台一般会在真实观看人数上乘以一个系数,这个系数有可能是10,也有可能是100。

刷量也是直播行业里一个普遍的现象。一位专门从事主播培训、运营的经纪人告诉北京时间科技,他手里带有YY、斗鱼的主播,平时的工作之一就是帮主播刷粉丝、刷礼物增加曝光度,并且平台并不会对刷量进行监管,基本上是默许的态度。

星瀚资本创始人杨歌告诉北京时间科技,其实我们都很清楚,直播的泡沫非常大。一万个观看人数里,有一百个是真实的就很不错了,而且大多数都是托,这才是真实的现象,大家自娱自乐没有意思。

社交还是工具?巨头各有各的玩法

对于直播这种新生技术而言,还没有成熟的模式完全定义它,各直播平台都有自己的畅想。

映客主打"平民社交"模式,"UGC内容生产"和"交友"是两个关键。在这种模式下,映客没有签约网红以及网红机构。映客投资人罗斌告诉北京时间科技,不签网红,是因为映客核心还是做一个平台,在这个平台上人人都愿意直播,网红会破坏平台的生态,当一个平台的大部分流量被少数网红占据的时候,平台大多数人的直播意愿就会减少。

映客不签网红的另一个原因是,网红是刻意塑造和包装的,而映客强调真实。罗斌表示,直播最大的市场是交友,而不是看表演,我们想要成为一个真实的交友互动平台,这个做起来了,我们的用户粘度就会非常大,也会有很优质的直播内容产出。

对于直播,一直播有不同的玩法。与映客的"平民"特性不同,背靠微博的一直播则是自带明星光环。虽然一直播负责人雷涛告诉北京时间科技:"每天在一直播平台上发起直播的明星也就一千人左右,明星主播不会占很大的比例,我们的产品还是UGC模式",但是业内人士告诉北京时间,每天一千位明星,与同类直播产品相比,已经不少了。

(陈乔恩在一直播上直播)

同时,雷涛还不看好用直播做社交的模式,他认为直播是一种陌生人聊天室,其实很难建立稳固的社交关系,直播可以有社区的感觉,但不会有社交的感觉。直播本身的特性并没有偏向社交,这种"公聊"的环境下,聊不了什么,当两人的关系走向深处,就会变成私聊,一旦私聊,用户就会转移到别的平台。

一直播更偏向于把直播当成一个工具,在这个工具的基础上,主播去生产差异化内容、垂直深耕用户从而达到变现的目的。雷涛也一直强调,一直播更多的是媒体属性,是一个展示的平台。

对于直播未来的方向,至今没有形成一个统一的认知,已经试水的玩家也是抱着边走边看边调整的心态。也有对直播项目完全不看好的声音,杨歌甚至非常肯定地对北京时间表示:"直播是一个伪风口,我到目前一个直播项目都没有投。"

盈利模式尚未清晰 "直播+"或是新出路

目前为止,直播平台变现模式有两种,一是打赏分成,二是广告分成。雷涛表示,打赏分成是一个基本的盈利模式,另外,现在已经有很多广告主在一直播上投放广告,包括奥迪、京东等知名企业。广告对一直播来讲是一个可以长远的、规模化的收入形态。

但是,对于各大直播平台而言,一方面是广告费不足以弥补巨额开支,另一方面过多的广告也会损害用户体验。直播平台想要盈利必须探索一条新的变现路径。

目前看来,各种垂直领域的不同变现方式,是未来可预期的一种盈利手段。雷涛表示:"比如电商,一直播在双十一尝试让很多网红在微博中使用直播的形式来销售商品,用户在直播间只要一点就可以到商品的购买页,效果很明显。"

双十一期间,花椒与京东、淘宝、苏宁三大电商达成千万级的商业品牌合作,映客也在双十一当天赚得千万元的广告收入。

罗斌也认为直播会在医疗、教育和电商领域大有可为,这些垂直领域的变现在未来会有很大的想象空间。在刚刚过去的雾霾天,某中学通过映客平台给学生上课,就是"直播+教育"的一种融合。

不过,直播在垂直细分领域的变现才刚刚开始,虎牙直播某高层在接受媒体采访,谈到盈利问题时,只是提到要提高市场份额和扩展收入模式,对具体怎样变现并没有给出清晰的答案。雷涛在采访时也表示,这仅仅是一个潜在的变现方式,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0 头像 1234 权限图标权限图标 2016-12-29 10:06:02.0
直播门槛要调高,内容要设置条条框框,现在什么人都搞直播,黄色,骂战,内容低俗,必须严管。现在的直播内容之间影响了人类智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