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 libao 权限图标权限图标 0 2014-08-22 14:18:46.0

与赵家堡的邂逅是一场凄美的相逢.

如秦少游所言: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我相信这世间很多很多的东西是相通的,虽隔着空间甚至时间,但那瞬息间碰撞心灵的感觉是那么的相似.以致于我认为恍如梦境,毕竟生活的现实不允许太多情感的滋生.


于是我望着那"东方矩障"四个大字,很自然的想到了孟浩然,想到了一千多年前他的哭诉:木落雁南渡,北风江上寒.我家襄水曲,遥隔楚云端.乡泪客中尽,孤帆天际看.迷津欲有问,平海夕漫漫.

于是,我决定为这里写点什么.....
 

       

   一个王朝的覆灭

如果做一个民意调查,最向往生活在中国古代哪个朝代,或许有很大一部分人会选择宋朝。的确,宋朝文化兴盛,经济繁荣。在科技上取得的成就是以往任何一个朝代所无法比拟的。文化上形成独特风格的宋词,由此而诞生出多少优秀的词人和博学鸿儒。然而,她最终还是未能逃脱覆灭的命运。而她的覆灭恐怕也是以往朝代中最为悲壮的。。。。


现在的
山想必风和日丽,728年前的三月,历史记载了最为悲壮的一幕,海面被鲜血染成红色,抱着决死之心的陆秀夫背着年仅8岁的幼帝赵投海自尽。一路的南逃最终在这里结束,海面上漂浮着10万具尸体,海浪声声,哀怨未停,一个辉煌的王朝就此覆灭。。。。

也许是命运的安排,一个人幸免于难。这就是闽冲郡王赵若,赵家堡的始祖。试想一个背负着亡国之恨的皇族,一个性命悬于一线的落难贵族,满身伤痕,饥寒交迫,逃生在群山中不敢停歇的情形,我总在想,当时的赵若可曾也就生死有过一番激烈的斗争。活下来,要隐姓埋名,要苟且于世,可为宋朝留一息血脉。死去,如陆秀夫,文天祥一般,壮烈殉国,青史留名。我相信他一生都没有这样矛盾过,于生死间他最终选择了活,为一个朝代活,为一个永远不可能实现的梦想活。。。。
 


           

  一座城池的建立

赵若之后,明万历年间,其十世孙赵范在这里建堡。之后不断扩建,形成一座有汴京风格的建筑群。走在堡内,一派田园风光。经过几百年岁月的磨砺,那些墙壁已经斑驳,但依稀可见当年的雄伟。


赵家堡有门四座,据说南门从建堡之日起就堵住了,是为了告诫后世子孙不要再南逃。听到这里我忽然为赵若感到一点欣慰。虽然他的梦想已经不可能实现,但是他的子孙于王朝的兴衰中并未丧失生存的尊严,从这个意义上说,赵若的活是有价值的。


赵家堡有内外城,也许是被元兵追杀的恐惧依然存于心中,也许是为了以后复国的需要,从一开始,就建成了一座军事化的堡垒。内城建造的很科学,完壁楼这三个字让我浮想连翩,但是完璧归赵,已经不可能再实现了,在历史的长河中,我想他们的复国之志在慢慢的消退,直至消逝。。。。




看到上面的图片,我觉得这些皇族后裔们终究是缺少一种视死如归的勇气。即使有把南门堵上的魄力,却在内城给自己挖了一个方便逃生的地道。虽然是出于一种战争中的考虑,但面对强敌,面对命运的挫折,始终无法正视,始终无法有破釜沉舟的勇气,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哀。


守城和做人一样,需要一种气魄,在强弱对视的情况下,置之死地而后生才有生存的奇迹,一味的给自己制造退路,城破了是俘虏,人败了遭唾弃。。。。
 

                

    一片窗前的芭蕉树



赵家堡地处南方,多芭蕉。然而望着这片芭蕉,我从心底泛起一阵酸楚,或许想到了自己,正如前面写到浩然的诗,我能理解他的心情,同样是游子,同样经历着人生的转变,看多了名利纷争,见惯了夕阳落幕。拥有希冀,渴望繁华,却力不从心。


我的客人已经走在了前面,我却久久伫立在这里。我在想,在某个秋雨绵绵的寂静深夜,故事里的主人公思念着北方的家园,感伤着人世的浮沉变幻,于是夜不能寐,聆听着雨打芭蕉的声音,心底该是一种怎样的酸楚。。。。



想当年英姿勃发,踌躇满志,如今却如丧家之犬,隐姓埋名,苟活于世。巨大的落差,烙入骨子的疼痛,汇入血脉的忧伤。更可怕的,是仅存的希望,已被现实摧剥的体无完肤,摇摇欲坠。。。。。


看到芭蕉,想到这些,我忆起李清照的词:谁家窗前芭蕉树,阴满中损,阴满中损,叶叶心心,舒卷有余情;伤心枕上三更雨,点滴霖霪,点滴霖霪,愁损北人,不惯起来听。。。。。。


试问,此情几人知。。。。
 


           

    一块读书石

在堡内空旷的地段,居住区的边上,安静的伫立着一块石头,上面写了三个字:读书处。

我想起宋朝的繁华,想起那时文风的鼎盛,想起那么多的名字。。。苏轼,陆游,朱熹,岳飞,沈括,文天祥。。。。这是一个让人称羡的朝代,重文轻武造就了她在文学,科技上的辉煌,但也让她不断的遭受侵略,且无还手之力。积贫积弱的社会局面,看似歌舞升平的气象却是不断交纳岁币换得,她象一个女人,虽衣着光鲜,面如脂玉,却已积劳成疾。


望着这读书处,我想曾经赵家的后人是否就是在这里大声朗读着四书五经,湛蓝的天空下,碧绿的芭蕉旁,一群白衣的孩子,端坐在后面,认真的听老夫子讲授着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这些孩子是否也接受着复国雪耻的教育,好像那疯了的慕容复。。。。那些将死的长辈,是否在临终前于病榻前告诫他们“王师北定中原日,家忌勿忘告乃翁”。。。。


那么这些孩子,这些皇族的后裔,小小的心灵该承受着多大的压力。。。。


当我还在那读书处发呆的时候,领队的短信来了,她说客人已经全到了车上,我看了一下表,开车近一个小时到这里,客人待了还不到半小时。


我摇了摇头。。。。


出去的时候,望着那残垣断壁,我默默的念了一句:位卑未敢忘忧国

0 头像 赵坤蕾 权限图标 2017-01-07 19:44:27.0
请楼主吃麻辣烫可好